陕西煤化工技术工程中心有限公司LOGO  
 
收藏本站 | 联系我们 | OA办公 | 邮箱登陆
首 页 公司概况 公司动态 科研成果 研发平台 产品介绍 合作方式 企业文化 行业资讯 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
 
行业资讯
 
 
  政策法规和会议精神
  新技术研究及工业化开发
  技术应用动向
  市场商情
  市场情况介绍
 
 
    鏂版妧鏈爺绌跺強宸ヤ笟鍖栧紑鍙? 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 > 鏂版妧鏈爺绌跺強宸ヤ笟鍖栧紑鍙? > 详细  
 
 
发改委下放PX项目核准权给省级政府
2014/12/30 | 作者:汪彩彩 | 查看数:2630 | 来源: | 打印
   据《中国经营报》消息  继2013年国家发改委取消对PX 改扩建项目的核准之后,在2014年国务院关于发布政府核准投资项目目录中,发改委再次调整对新建PX项目的核准政策,并将核准权下放到省级政府。
对PX项目接连释放的“利好”信息,直接触动了亚洲周边PX出口至中国的利益,未来将直接影响中国在该领域的话语权。

   下放核准权

   11月中旬,在国家发改委公布的《2014年国务院关于发布政府核准投资项目目录》中,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发现,发改委再次调整对新建PX 项目的核准政策,并将核准权下放到省级政府。

   发改委产业司负责人向记者证实,目前PX项目的核准权确实已经下放到省一级政府。当记者问及是否已经出现多个项目待核准的情况时,产业司负责人未予表态。

   相关资料中显示,“PX项目由省级政府按照国务院批准的石化产业规划布局方案核准。”

   “PX本身对周边社区而言是安全的,发改委这样做是对的。”参与过国内多个PX项目建设的北京化工大学教授杨剑锋向记者表示,“目前国内对PX存在很大的误解,PX跟其他石化项目是一样的,没有特别之处。”

   谈及PX项目,民众如遇见洪水猛兽。国内PX项目上马接连遭遇抵制。

   大连、昆明、彭州、厦门接连出现PX项目上马,遭遇周边民众抵制的事件,这也直接造成了近年来PX国内产能不足,严重依靠进口的局面。

   记者采访获知,在中国PX项目由于频繁的群体性事件而停滞或下马的同时,包括韩国现代Oilbank、SK,日本科斯莫石油公司、太阳石油公司等在内的亚洲PX主要生产商,已经开始实施规模超过500万吨的PX产能扩产计划,而其产成品的主要销路,便是出口中国。

   到2015年,全球将新建1000万吨PX产能,绝大多数产能集中在亚洲,并以中国周边国家为主。

   而发改委下放项目核准权,与PX项目上马难的状况形成鲜明对比。

   当提及会否出现PX项目集中上马的情况时,杨剑锋表示,“目前石化行业的市场表现并不好,所以在这一阶段,很难出现大型投资用于PX建设。”

   行业分析师张雪梅介绍,PX项目的基础建设需要一年半的时间,设备试车需要两年左右的时间,所以出现对供需关系产生影响的产能,至少要3年的建设时间。

   能否影响PX国际价格

   “我认为目前社会上对PX的片面认识存在受国外利益误导的因素。”杨剑锋表示,“与PX性质一样或者接近的化学品有很多,但是只有PX项目受到了抵触,显然背后有一个主要的动因。”

   杨剑锋认为这一动因的核心问题在于“在化工产品中,只有PX,中国的生产能力不足,需要向韩国和日本的企业大量进口,其他的化工产品,中国都能够实现自给自足,结果只有PX项目上马的反对声音最大,很明显,触动了日本和韩国企业的利益。”

   目前中国对PX进口的依存度超过50%。

   2014年9月,我国PX主要进口国(或地区)依次为:韩国(42.5%)、日本(15.4%)和中国台湾(11.7%);主要进口海关为:大连海关(32.5%)、宁波海关(27.1%)、南京海关(19.5%)。

   来自PTA重要大宗有机原料行业协会的数据显示,国内对二甲苯(PX)装置中惠州炼化产能84万吨的装置仍处于停车状态,镇海炼化装置停车检修,腾龙芳烃产能160万吨的对二甲苯装置低负荷运行,现阶段国内PX开工率在7成左右,但是对二甲苯进口货源较大,10月份大量进口75万吨左右。

   据海关统计,2014年9月我国PX进口量100.60万吨,环比增加48.17%。

   “中国对PX的国际购买量非常大,但是中国一点话语权都没有。”行业分析师张雪梅表示。

   “每个月韩国和日本的企业都会向PTA 厂家报价,买卖双方不通过中间的贸易商,直接签订长期协议。”一位接近PTA厂家人士向记者透露,日韩企业与中国大型PTA工厂签订PX长期供货协议,但是价格却是每月定价。

   “通常在大连、青岛等沿海城市,日本和韩国企业都设有办事处。每个月月初都是这一个月的挂牌合约时间,即要出下个月的价格。如果涨价,几乎是一起大涨。”上述人士表示。

   “中国需求量比较大,因此,中国买家可以适当调节价格,但是能力有限。”他说。

   “每个月高挂合约价格,几乎是必然的,只能买家凭着自己的实力进行议价。谈判过程都比较艰难。”上述人士向记者表示,“卖家基本都是同涨同落,价格制订与成本和需求相关,中方只能少量议价。”

   在合约价格谈判中,PX卖家有四家,一家韩国企业,两家日本企业,一家为埃克森美孚。明年合约价格谈判,可能会新增一家韩国企业。

   合约价格谈判中买家的参与方有6家,除了一家全资中国大陆的企业外,其他全部是海外在中国设厂企业。

   “以买卖双方先谈成的价格为主,中国参与方少,因而没有什么话语权。”张雪梅表示。

   PTA行业协会曾经向记者表示,“不想对日韩有关PX、PTA价格的情况发表任何意见。”事实上,PX的供应量和价格与PTA期货紧密相连。

   上海远纺化纤人士透露,“我们企业本身也在做PX进口,生产PTA,经常会得到上游原料涨价的答复,促使PTA也跟着涨价。”上市公司仪化集团也是PX下游企业,其董秘向记者表示,“现在整个行业的利润都集中在上游,PX的部分是最赚钱的部分,下游的PTA和化纤生产的压力非常大。”

   “别的不反,只反PX显然保护了国外厂商的利益。”杨剑锋表示。
 
 
 
 
 
地址:陕西省西安市高新科技五路8号—数字大厦12层 邮编:710075
电话:029-88452017 传真:029-88452297